若你天然纯净,愿你长留光明
木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

关于

《七夕即事》

吴伟业《七夕即事》

羽扇西王母,云骈薛夜来。
针神天上落,槎客日边回。
鹊渚星桥迥,羊车水殿开。
祗今汉武帝,新起集灵台。

薛夜来为魏文帝爱姬,本名灵芸,号为“针神”。
长生殿,又名集灵台,以祀天神。

今夜天孙锦,重将聘雒神。
黄金装钿合,宝马立文茵。
刻石昆明水,停梭结绮春。
沉香亭畔语,不数戚夫人。

天孙者,织女也。

仙酿陈瓜果,天仙曝绮罗。
高台吹玉笛,复道入银河。
曼倩诙谐笑,延年宛转歌。
江南新乐府,齐唱夜如何。

花萼高楼回,岐王共辇游。
淮南丹未熟,缑岭树先秋。
诏罢骊山宴,恩深汉渚愁。
伤心长枕被,无意候牵牛。

【遇见逆水寒】主角判词出处(男主篇)

千里一回首,万里一长歌

天风海雨


判词出自唐李白《书情题蔡舍人雄》,诗比较长,我节选好了:

我纵五湖棹,烟涛恣崩奔。
梦钓子陵湍,英风缅犹存。
彼希客星隐,弱植不足援。
千里一回首,万里一长歌。
黄鹤不复来,清风愁奈何。
舟浮潇湘月,山倒洞庭波。
投汨笑古人,临濠得天和。


判词出自宋苏轼的《鹊桥仙·七夕》:

缑山仙子,高清云渺,不学痴牛騃女。凤箫声断月明中,举手谢时人欲去。
客槎曾犯,银河波浪,尚带天风海雨。相逢一醉是前缘,风雨散、飘然何处?

论诗词者也常以“天风海雨”形容苏轼词之豪气逼人。


银烛吐青烟,华堂开绮筵
玉楼高阙

判词出自陈子昂《春夜别友人二首·...

【遇见逆水寒】主角判词出处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空谷幽兰

判词出自唐王维的《鸟鸣涧》: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判语出自明张居正《七贤咏叙》:“夫幽兰之生空谷,非历遐绝景者,莫得而采之,而幽兰不以无采而减其臭;和璞之蕴玄岩,非独鉴冥搜者,谁得而宝之,而和璞不以无识而掩其光。”
生在空无人迹的山谷中的幽静的兰花,如果不是远游天下历遍绝美景色的人,不能采得它,但幽兰不因无人采撷而减少它的芳香;和氏玉璞隐于玄岩之中,不是有深厚鉴识能力的人,谁能发掘并宝有它,但和氏玉璞不因无人鉴识而遮蔽了它的光彩。

总之,“空谷幽兰”意为山谷中优美的兰花。形容十分难得、不染尘俗之物,常用来比喻人品高雅。


远望梅花驿,凝情...

才女作品辑选

班婕妤《怨歌行》

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作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蔡文姬《悲愤诗》

汉季失权柄,董卓乱天常。
志欲图篡弑,先害诸贤良。
逼迫迁旧邦,拥主以自强。
海内兴义师,欲共讨不祥。
卓众来东下,金甲耀日光。
平土人脆弱,来兵皆胡羌。
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
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
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
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
还顾邈冥冥,肝脾为烂腐。
所略有万计,不得令屯聚。
或有骨肉俱,欲言不敢语。
失意机微间,辄言毙降虏。
要当以亭刃,我曹不活汝。
岂复惜性命,不堪其詈骂。
或便加棰杖,毒痛参并下。
旦则号泣行,夜则悲吟坐。...

十大才女(及补遗)

十大之数难凑,多则充滥,少则遗漏。我亦非有“十全”之病,故听之。

班婕妤、班昭、蔡文姬、谢道韫、上官婉儿、薛涛、鱼玄机、李清照、朱淑真、叶小鸾。

另有左思之妹左棻,鲍照之妹鲍令晖,刘孝绰妹、徐悱妻刘令娴,李冶,花蕊夫人,蒋兴祖女,陆游前妻唐婉,严蕊,冯小青,陈端生,吴仪一三妇陈同、谈则、钱宜。

另秦淮八艳柳如是、李香君、卞玉京、寇白门、董小宛、顾横波、马湘兰、陈圆圆。

还有明清之际的家族才女诗人群体,如桐城方氏方孟式、方维仪、方维则、吴令仪、吴令则,嘉兴黄氏黄媛介、黄媛贞,沈纫兰,山阴祁氏商景兰母女子媳,商景徽母女,吴江叶氏沈氏沈宜修、叶纨纨、叶小纨、叶小鸾、叶小繁。


班昭

班...

有关《午梦堂》

别院深深夏簟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

这是北宋诗人苏舜钦的《夏意》诗。

流莺一声,午梦少寝,诗书几页,是叶绍袁最惬意的时光,那日兴起,他将自己居住的一处厅堂取名“午梦堂”,希望这样悠闲安宁、与世无争的日子能常驻家中,这样的诗化人生能再长久一些。同时,叶绍袁更愿意以苏舜钦的名流风采勉励自己。苏舜钦二十七岁进士及第,性格刚正,曾上疏奏劾政弊,结果被削职为民。归隐后,苏舜钦以四万钱买来广陵王的花园沧浪亭。苏舜钦废放吴中,幽居沧浪亭,与鱼鸟共乐,与风月同醉。在沧浪亭中苏舜钦写出了许多佳作名篇。虽然午梦堂比不上沧浪亭,但这里也有清风明月,也有诗情画意,也有“梦觉流莺时一声...

莺莺身后,黛玉生前,吴江奇女,惊世才媛

叶小鸾《汾湖石记》:

汾湖石者,盖得之于汾湖也。其时水落而岸高,流涸而崖出。有人曰:湖之湄,有石焉,累累然而多,遂命舟致之。其大小圆缺,袤尺不一。其色则苍然,其状则崟然,皆可爱也。询其居旁之人,亦不知谁之所遗矣。

岂其昔为繁华之所,以年代邈远,故湮没而无闻耶?抑开辟以来,石固生于兹水者耶?若其生于兹水,今不过遇而出之也。若其昔为繁华之所,湮没而无闻者,则可悲甚矣。想其人之植此石也,必有花木隐映,池台依倚;歌童与舞女流涟,游客偕骚人啸咏。林壑交美,烟霞有主,不亦游观之乐乎?今皆不知化为何物矣。

且并颓垣废井、荒途旧趾之迹,一无可存而考之。独兹石之颓乎卧于湖侧,不知其几百年也,而今出之,不足...

勉弃珠环收汉玉,戏捐粉盒葬花魂

“冷月葬花魂”者,经版本校勘,本为“花”,传抄过程中形讹为“死”,后之抄手又疑音近臆改为“诗”,故有此误。

“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知。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痼续红丝?”


叶纨纨,字昭齐,吴江人,工部郎中叶绍袁之长女。生于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六月,卒于明崇祯五年(1632)十二月二十二日。卒年二十三。

纨纨十七嫁袁俨三子袁崧。袁俨乃袁黄(袁了凡)之子。叶绍袁自幼育于袁黄家。叶绍袁与袁俨为天启五年同科进士。纨纨婚后夫妻感情甚不谐,时常归宁母家。


叶小纨,字蕙绸,吴江人,生于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卒于清顺治十四年(1657)。叶绍袁、沈宜修次女,著有杂剧《鸳鸯梦》...

“齐天大圣”在南方大山里生活了几百年,福建、广东一带的人们看得上他,把他捧得很高,到处讲他的英雄故事。因为这个地方相对闭塞,所以,大概元代以前,“齐天大圣”还没有和他地盘以外的故事发生过交流。所以这套故事的剧情里,齐天大圣最多只被虐一回。

不知道哪位(或许是一群)天才的作家,发现了这位地方上的神灵。从齐天大圣傲岸不羁的原生故事中,他看到了大圣放射出的无限光芒——这正是追求生命自由的耀眼光芒,国人因温良懦弱而久已缺失的光芒!他说:“跟我来吧。大圣!我将让你扬名于天下!”

于是,齐天大圣跟着这位作家,走进了北方的故事系统。

如果说福建一带的崇山峻岭就是镇压住大圣无法发展的五行山的话。那么,放出大圣的救星...

魏晋南北朝:绝望之花,虚无之果


一、概说
       自公元220年曹丕废汉献帝,到公元581年隋文帝杨坚即位,分裂与动乱在中国持续了三百多年。据樊树志的《国史概要》,魏景元四年(263),魏平蜀后魏蜀合计户数仅90多万,而政府实际所能控制的不过50万户左右,尚不及汉朝的一个大郡。到晋太康元年(280),全国的编户,也才250万而已。王粲《七哀》诗中说“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曹操的《蒿里行》则说“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这样的悲惨状况并不仅止于平民百姓,许多门阀子弟也不...

1/4

© 昭然如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