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天然纯净,愿你长留光明
木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

关于

“闽平渔5540号”事件

回顾2016年自己的微博时,发现这个应该可以单独记录一篇。


根据各方资料,对标题所述事件的概括

时间:1990年7月21日至7月22日

地点:闽平渔5540号渔船(航程自台湾宜兰县澳底至福建平潭海岸)

后果:25名被台湾方面遣返的大陆公民因缺氧窒息死亡


闽平渔5540号渔船前往台湾是进行小商品贸易活动的,它当时的驾驶者为游经用等6人,并不在后来事件的受遣返人员之列。后来事件中,驾驶5540号的13名船工及被关押在船舱中的被遣返人员,与5540号当初来台的活动没有直接联系,根据两方资料,这些被遣返人员应该是被定义为“私自来台人员”。除13名船工之外,被关押在船舱中的被遣返人员据后来统计,一共有63人,分别被关押在该船前舱七个舱中的第四、五、六、七舱内。在被遣返人员进入舱内以后,这四个舱的舱盖都被用大号铁钉将两块舱板钉在一起钉死。由于第四舱关押的人员较少(只有五人),第七舱靠近驾驶台,可以遮挡台方押送舰艇的视线,所以舱盖后被船工冒险打开,这两舱内人员全员生还,而第五第六舱内则有25人因空间狭小、通风不畅而窒息死亡。


各自说法

1990年7月21日前,26名福建渔民乘坐“闽平渔5540号”渔船到台湾海峡与台湾渔民进行小商品贸易活动,被台湾军警抓获。1990年7月21日下午,台湾军警在宜兰县澳底,将26名福建渔民用黑布蒙住双眼,强行关进一米来高、三米见方的船舱内,并用六寸长的全新圆钉将船舱顶盖钉死,还在船舱顶盖压上重物,然后让船自然漂流到福建沿岸。由于船舱空间狭小,缺氧缺水且闷热异常,最后25名福建渔民相续被活活闷死,仅剩林里诚一人生还。1990年7月22日清晨,福建平潭县澳前镇光裕村渔民发现搁浅的“闽平渔5540号”渔船,撬开船舱后,发现25具尸体和奄奄一息的幸存者林里诚。


1990年8月15日,李登辉在国民党中常会上称,“台湾民众应理解国军执行遣返大陆偷渡者的用意和执行任务的辛劳,给予他们所应得到的支持”。台湾原“行政院长”郝伯村在答记者问时,称是大陆渔船自己撞到军舰上的,因此不存在责任问题,台湾没有一点责任。

两岸双方为了防止以后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签订了《金门协议》,协议规定以后若要遣返大陆居民,由海峡两岸红十字组织负责。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刚开始要求台湾方面道歉并严惩凶手,但两项要求均为台湾方面所拒绝。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考虑到统战,并且避免在大陆人中引发对台湾人的仇恨,这一事件在以后被严禁提及。

台湾媒体出于种种考虑,当时没有过多报道这一事件,并一度认为船员死亡是渔船内部帮派械斗所致,以后也不再提及,与五年后千岛湖事件中的表现大相径庭。因此这一事件在台湾岛内几乎无人知晓。

=================================

1990年7月21日,台湾军事当局以不人道方式遣返一批私渡台湾的大陆同胞,使用了 “闽平渔5540”号,其中关押在4个船舱共63人,另有船工13人。7月22日船只在福建平潭海岸搁浅,由于其间关押环境恶劣,造成其中2个船舱共计25人死亡。两岸双方为了防止以后类似事件发生,签订了《金门协议》。规定以后若要遣返大陆居民,由海峡两岸红十字组织负责。

这是台湾军事当局以不人道方式遣返一批私渡台湾的大陆同胞,致使25人被困船舱窒息死亡的重大惨案。 

1990年7月22日清晨,福建平潭县前镇裕村渔民在海滩上发现了搁浅的“闽平渔5540”号渔船,他们登船察看,发现两个船舱各被两大块舱盖封住。经查看后发现,内有25具尸体和1名奄奄一息的幸存者。经法医对死者的检查,认定死者均系缺氧窒息死亡。 

紧接着又发生“闽平渔5202号”渔船被押送的台湾军舰撞沉、致使21名被遣返者溺水死亡的惨案。 

消息传出后,引起海峡两岸各界关注,民众愤慨,要求台当局追究查办。但台当局除对事件的发生表示“甚为遗憾”外,却对事件发生的责任百般推卸。但正如台湾舆论所指出的,其说词自相矛盾,很难令人信服。并强调说,惨案的发生是台当局不合情理的“大陆政策”所致。


“闽平渔5540号是一艘载重量18吨、120马力的木质渔船,1990年7月12日从平潭县白青乡玉堂村海滨起航,载运价值5万元人民币的酒类和中药材等,由船老大游经用等6人驾驶去台湾贸易,被台湾有关单位扣留,船上6名人员至今下落不明。

  7月21日,台湾有关单位指令驾驶另一条船私自去台的平潭县澳前镇光裕村林茂惠等13人,用“闽平渔5540”号将一批私自去台人员送回平潭。

  这次事件的生还者、福州郊区琅岐乡25岁的林里城等人向记者介绍说,7月21日上午,台湾军警人员把被他们关押的福建省私自渡海入台人员123人,用黑布蒙住双眼集中押至宜兰澳底,分别装在“闽平渔5540”号船和另一艘40马力的小船上,然后解除蒙眼黑布,由国民党海军舰艇押送驶回大陆。

  船开一个多小时后,小船机器出现故障,国民党军舰下令“闽平渔5540”号船将小船拖回澳底,船上人员被重新押解上岸,关进拘留所。

  下午14时许,台湾军警人员对被遣返者经过一番调整,又按上午做法将其中63人押解到“闽平渔5540”号上,分别强行关进四个船舱中。


  林里城回忆说:“当时我们20个互不相识的人被台湾军警用一寸多宽的透明胶纸向前交叉绑住双手。

  “一群全副武装的台湾军警,用木棒把我们一个个硬赶下舱。不一会儿,我看见把我赶下舱的那个台湾军人,用篮子提来一大包崭新的铁钉,一根一根地递给船工,强令他们把舱盖钉上。

  “这个人是短发,穿军装式样的上衣,下穿黄色带有两道白杠的运动裤,脚穿白色运动鞋,身上背着冲锋枪和子弹,由于他曾打过我两次,所以我对他印象特别深。

  “钉了一会儿,有两根钉子掉进船底,我拣起一看,这是大号铁钉,这种钉我在桃园做工时多次用过,在桃园的五金店里就可以买到。”

  生还者平潭县渔民周孙凤、黄家寿、杨绍雄等提供的材料说,有的船工在被迫钉死舱盖时,因钉子太长,钉到一半就弯了,台湾军人把这些船工打了一顿,强迫他们把钉子全部钉下。船舱全部钉死后,台湾军警还命令船工在出海后不能打开。

  记者登上“闽平渔5540”号察看了关闭遣返者的船舱。这艘船长17.5米,最宽处4.37米,分前舱、机舱、后舱三部分,前舱又分七个舱,其中前三个舱没有关人。

  记者一进入关押被遣返者的舱内,顿觉憋闷难忍,个子稍高的人在舱内欲站不能,欲蹲不下。船舱两边最矮处只有0.76米,人即使坐在舱底,仍要用力低下头。

  根据生还者提供的材料,这艘船前舱的第四舱关押5人,据县公安局人员和记者共同丈量计算,这个舱的总空间为2.8立方米,每人平均空间约为0.56立方米,舱盖被竖着钉上14根铁钉;第五舱关15人,总空间为3.6立方米,每人平均空间约为0.24立方米,竖钉铁钉15根,又横钉6根;第六舱总空间4.9立方米,关20人,每人平均空间约为0.245立方米,舱盖上被竖钉铁钉17根,又横钉6根;第七舱总空间为5.8立方米,关23人,每人平均空间约为0.25立方米,竖钉铁钉15根。

  这样多的人被强行闷憋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其后果是完全可以预料的。

  生还者的叙述和平潭县公安局撬开“闽平渔5540”号舱盖时的现场情况都表明,船舱是被两块舱板钉在一起钉死的,个别地方虽有极小的隙缝,但这些隙缝对通风无济于事。

  林里城说:“我们这么多人硬挤在一个小舱内,不到一个小时就口干舌燥,心如火燎,直感到人像要被闷死一样,虽然张大嘴巴拚命呼吸,仍是胸闷气短。为了活命,我们这些人曾拚命呼救,后又想用头顶开舱盖,有的用手拚命抠,但尽管有的顶破了头,有的断了指甲,仍然无济于事。船航行一段时间后,我眼睁睁地看着一个60多岁的老人首先倒下去,接着又有其他人倒下。起初,我虽然侥幸地靠船舱隔板上一条小缝透进的一点空气勉强呼吸,但过不多久,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了。”

  被关在第七舱的幸存者王家寿告诉记者,由于第七舱的位置紧靠驾驶台,刚好可以挡住台湾押送舰艇的视线,所以天刚昏黑,船工就冒险打开了这个舱的舱盖,被关押在内的23名被遣返人员马上躲进驾驶台,才全部幸免一死。

  由于第四舱只关了5人,每人平均空间稍多,所以打开时5人全部活着。而第五、第六舱由于人多,平均每人占有空间太小,终于造成25人因窒息而死亡。

  据生还者说,7月22日船到达平潭海滩搁浅后,船工等打开第五、六舱时发现有人死亡,吓得全部逃散。

  这一起惨案,就这样由台湾有关方面一手制造出来。

  台湾军政当局难逃残害大陆同胞的罪责。

  惨案发生后,台湾的有关单位和一些报纸曾散布说,死亡者可能是由于被遣返者争食争水、争船的所有权或因地域帮派纠纷而互相打斗致死的。

  这些妄图为台湾有关单位开脱罪责的谎言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验尸的结果证明,死者只有用头顶、手抠舱盖留下的伤痕,并无致命的外伤。所有幸存者都否认船上曾发生过斗殴。在站都站不直、动都动不了的狭小舱内发生可致25人死命的大规模斗殴,则根本无此可能。

  平潭县公安局人员指出,这次惨案的死难者和幸存者已弄清身份的共34人,其地区分布为:平潭县13人,长乐县5人,福清县2人,福州市仓山区和郊区14人。上述情况根本不能说明存在着地域或帮派纠纷甚至会因而造成大规模死亡事件的可能性。

  福建省人民对“闽平渔5540”号惨案以及紧接着发生的“闽平渔5202”号被押送的台湾军舰撞沉使21名被遣返者遇难惨案,反应极其强烈,他们要求台湾当局必须对这两起惨案作出交代。

  平潭县北厝乡竹边村64岁的村民林辉桂夫妇在“闽平渔5540”号惨案中失去了小儿子林我兵。记者找到这两位老人时,巨大的悲痛笼罩着这个家庭。

  老夫妇俩捶胸顿足地对记者说:“台湾有人来到平潭,我们对他们像亲人一样,但台湾当局却这样残害我们的亲人,他们要还我们一个公道,要还我们的儿子!”

  平潭县县长林文宝说:“这两起惨案是台湾当局长期以来拒绝实行‘三通’带来的恶果。

  海峡两岸人民是骨肉同胞,同胞之间应当相互来往。我们对台湾来的人向来以礼相待,对他们的困难我们都尽力相助。

  但是,大陆到台湾的人却受到如此极不人道的对待,这实在令人愤慨。台湾有关当局必须严惩这两起惨案的责任者,认真处理好善后事宜,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7月22日清晨,平潭县澳前镇光裕村渔民在海滩上发现了搁浅的“闽平渔5540”号渔船。

  他们登船察看时发现有两个船舱各被两大块舱盖封住,但各已撬开一块,另一块仍牢牢钉着,舱中都有尸体,就迅速向县公安局和边防部门报告。

  公安、边防人员赶到现场后,立即撬开封死船舱的其余木板。

  由于这些木板钉得极牢,钉舱的铁钉长15.5厘米、直径0.6厘米,在场人员用铁扳手、木棍等足足撬了半个多小时。在这两个舱中一个有11具尸体,另一舱中有14具尸体和一名奄奄一息的幸存者。

  幸存者随即被送往县医院抢救。

  当天14时30分,县公安局的法医对这25具无名尸体编号后依次进行法医学检查,发现这些尸体上均无可以致命的暴力损伤痕迹,但都有呈暗紫红色的显著尸斑,死者颜面青紫肿胀,眼皮红肿,眼球、眼睑结膜淤血或充血。

  由于尸体都被发现在狭小、高温、湿度大、原来被密封的船舱内,因而认定25名死者均系缺氧窒息死亡。

  平潭县公安局对发现尸体和验尸的过程进行了拍照、录相,并组织群众辨认。

  25具尸体被家属认领的有18具,其中平潭县8具,长乐县4具,福州市仓山区和福州市郊区6具。死者大都是7月上、中旬私自渡海去台的。有7具尸体身份尚不明。因暑天保存困难,尸体均已火化。

  平潭县公安局在组织群众辨认尸体的同时,组成专案组,由福建省公安厅、福州市公安局和福建省、福州市边防部门协助,全力查找“闽平渔5540”号的生还者,以便进一步弄清事实真相。

  经过多方努力,现已查找到关压在舱内幸免遇难的生还者16名(包括船舱中救出的一名幸存者)。

  据这些幸存者提供的材料,“闽平渔5540”号渔船上共有被台湾有关单位遣返的私自渡海入台者76人,其中除了13名船工,被关押在船舱内的遣返者为63人,除去已经找到的生还者,尚有22名幸存者还在继续查找中。

  县公安局有关人员说,由于这些生还者来自附近几个县、市,相互间不都认识,渔民的流动性又大,因而查找费时费事。他还指出,为确保事实准确,县公安局对所有生还者提供的情况都反复作了核对,这一工作是十分慎重的。

  这些幸存者对台湾有关单位以极不人道方式遣返他们经过的叙述都是一致的。

  记者访问部分生还者时,他们的叙述同他们初期向公安局提供的情况也相一致。


1个月后,8月13日,台湾海军押送福建“闽平渔5202号”渔船驶回福建。在台湾基隆港以北13海里处,军舰与海船相撞,渔船断裂翻覆,船上被遣返的50名福建人,有21人溺毙。“闽平渔5202号”关置人员的船舱同样钉有木板。被撞前,原先被关在舱内的人已弄掉了封舱木板,登上船面,否则必被封死在舱内,死伤将更为严重。

评论

© 堤瑚越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