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天然纯净,愿你长留光明。
木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

关于

勉弃珠环收汉玉,戏捐粉盒葬花魂

“冷月葬花魂”者,经版本校勘,本为“花”,传抄过程中形讹为“死”,后之抄手又疑音近臆改为“诗”,故有此误。

“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知。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痼续红丝?”


叶纨纨,字昭齐,吴江人,工部郎中叶绍袁之长女。生于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六月,卒于明崇祯五年(1632)十二月二十二日。卒年二十三。

纨纨十七嫁袁俨三子袁崧。袁俨乃袁黄(袁了凡)之子。叶绍袁自幼育于袁黄家。叶绍袁与袁俨为天启五年同科进士。纨纨婚后夫妻感情甚不谐,时常归宁母家。


叶小纨,字蕙绸,吴江人,生于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卒于清顺治十四年(1657)。叶绍袁、沈宜修次女,著有杂剧《鸳鸯梦》(《三仙子吟赏凤凰台,吕真人点破鸳鸯梦》),是中国戏曲文学史上第一位有作品流传的女作家。

小纨嫁沈永桢。诸生沈永桢,沈璟之孙。小纨母沈宜修乃沈珫长女、沈璟从侄女。生女沈树荣,字素嘉,“承母教”,亦“工诗词”,后嫁与叶绍袁从孙、小纨族侄叶舒颖(叶绍袁《天寥年谱别记附录》称其为“姪孙学山”)。舒颖字学山,顺治丁酉副榜贡生。


叶小鸾,字琼章,吴江人,叶绍袁季女。生于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卒于明崇祯五年(1632)十月十一日。卒年十七。

小鸾字张立平,未嫁而殀。张立平,昆山张鲁唯子。

清沈钦韩:亡国凄然哀怨声,恨长情重奈娉婷,伤心汾水湖边路,芳草年来不忍靑。天使文章殿一朝,王风板荡黯魂消,绝怜水部钟情甚,梦断花宫月下箫 ——以《愁言》为中心的研究 奚丽芳:女教与晚明婚姻中的女性

清陈文述为《返生香》题辞:“秋云如梦淡无痕,花气常寒玉不温。绮语也知关谪限,兰因无那种愁恨。人原似月难留影,诗果如香定返魂。賸有妆台眉子砚,樱桃微雨自黄昏。”


《绣垂馆遗稿序》,末署“崇祯丙子八月中秋日云栖弟子一行道人大荣漫题于谷响斋”:“昭齐具相端妍,金辉玉润,年三岁,便读《长恨歌》,不四五遍,即能朗诵。十三四岁学为诗词,同母步李沧溟《秋日八咏》韵,则清新俊逸,俨然一代诗史。……但归袁七载,每多动忍,眉案空嗟,熊蟱梦香。心悄悄于郁境愁乡,虽归宁暂寄,母子弟妹,语笑怡怡,正复情矫神伤,无言心痛,但思绝俗逃虚,寻松问石,觉大块劳生,蘧然欲醒,正作琼章催妆诗罢,而讣音且至。以合璧忽分,彩云乍散,追魂天谷,夺魄大渊,向日矫矫,遂不能支矣。”于小鸾死后“不七十日昭齐物化”。


沈宜修《季女琼章传》

女名小鸾,字琼章,又字瑶期,余第三女也。生才六月,即抚于君庸舅家。明年春,余父自东鲁挂冠归,余归宁,值儿周岁,颇颖秀。妗母即余表妹张氏,端丽明智人也,数向余言,是儿灵慧,后日当齐班蔡,姿容亦非寻常比者。

四岁,能诵《离骚》。不数遍,即能了了。又令识字,他日故以谬戏之,儿云:“非也,母误耶?”舅与妗甚怜爱之。十岁归家,时初寒,清灯夜坐,槛外风竹潇潇,帘前月明如昼。余因语云:“桂寒清露湿。”儿即应云:“枫冷乱红凋。”尔时喜其敏捷,有柳絮因风之思 。悲夫!岂竟为不寿之征乎?

后遭妗母之变,舅又久滞燕都,每言念顾复之情,无不唏嘘泣下。儿体质姣长,十二岁发已覆额,娟好如玉人。随父金陵,览长干桃叶,教之学咏,遂从此能诗。今检遗箧中,无复一存,想以小时语未工,儿自弃去邪?十四岁能弈。十六岁有族姑善琴,略为指教,即通数调,清泠可听,嵇康所云“英声发越,采采粲粲”也。家有画卷,即能摹写。今夏,君牧弟以画扇寄余,儿仿之甚似。又见藤笺上作落花飞蝶,甚有风雅之致。但无师传授,又学未久, 不能精工耳。

性高旷,厌繁华,爱烟霞,通禅理。自恃颖姿,尝言欲博尽今古,为父所钟爱。然于姊妹中,略无恃爱之色。或有所与,必与两姊共之。然贫士所与,不过纸笔书香而已。衣服不喜新,即今年春夏来,余制罗衫裙几件,为更其旧者,竟不见着。至死时检之,犹未开折也,其性俭如此。因结褵将近,家贫无所措办,父为百计营贷。儿意甚不乐,谓荆钗裙布,贫士之常,父何自苦为。然又非纤啬,视金钱若浼,淡然无求,而济楚清雅,所最喜矣。

儿鬒发素额,修眉玉颊,丹唇皓齿,端鼻媚靥,明眸善睐,秀色可餐,无妖艳之态,无脂粉之气。比梅花,觉梅花太瘦;比海棠,觉海棠少清。故名为丰丽,实是逸韵风生。若谓有韵致人,不免轻佻,则又端严庄靓。总之王夫人林下之风,顾家妇闺房之秀,兼有之耳。父尝戏谓儿有绝世之姿,儿必愠曰:“女子倾城之色,何所取贵,父何必加之于儿?”己巳十四岁,与余同过舅家,归时君晦舅赠儿诗,有“南国无双应自贵,北方独立讵为惭,飞去广寒身似许,比来玉帐貌如甘”之句,皆非儿意中所悦也。一日晓起,立余床前,面酥未洗,宿发未梳,风韵神致,亭亭无比。余戏谓之曰:“儿嗔人赞汝色美,今粗服乱头,尚且如此,真所谓笑笑生芳,步步生妍矣,我见犹怜,未知画眉人道汝何如?”悲夫!孰意儿床前之立今不复见,夫妇不得一识面乎!

作诗不喜作艳语,集中或有艳句,是咏物之兴,填词之体,如秦少游、晏小山代闺人为之耳。如梦中所作《鹧鸪天》,此其志也。每日临王子敬《洛神赋》,或怀素草书,不分寒暑,静坐北窗下,一炉香相对终日。余唤之出中庭,方出,否则默默与琴书为伴而已。其爱清幽恬寂,有过人者。又最不喜拘检,能饮酒,善言笑,潇洒多致,高情旷达,夷然不屑也。

性仁慈宽厚。侍女红于,未曾一加呵责。识鉴明达,不拘今昔间事,言下即了然彻解。或有所评论,定出余之上。余曰:“汝非我女,我小友也。”

九月十五日粥后,犹教六弟世倌暨幼妹小繁读《楚辞》。即是日,婿家行催妆礼至,而儿即于是夕病矣。于归已近,竟成不起之疾。十月十日,父不得已,许婿来就婚,即至房中对儿云:“我已许彼矣,努力自摄,无误佳期。”儿默默然。父出,即唤红于问曰:“今日何日?”云十月初十。儿叹曰:“如此甚速,如何来得及。”未免以病未有起色,婿家催迫为焦耳。不意至次日天明,遂有此惨祸也。闻病者体重则危,儿虽惫,举体轻便,神气清爽。临终略无惛迷之色,会欲起坐,余恐久病无力,不禁劳动,扶枕余臂间,星眸炯炯,念佛之声,明朗清彻,须臾而逝。余并呼数声,儿已不复闻矣。

初见儿之死也,惊悼不知所出,肝肠裂尽,血泪成枯。后徐思之,儿岂凡骨,若非瑶岛玉女,必灵鹫之侍者,应是再来人,岂能久居尘世耶?死后日夜望其再生,故至七日方入殓。虽芳容消瘦已甚,面光犹雪,唇红如故。余含泪书“琼章”二字臂上,尚柔白可爱,但骨瘦冰冷耳,痛哉!

初,儿辈在外塾各有纸记遍,余仿样以木为之,取其不易损坏。兹九月初,儿亦请作一面,手书其上“石径春风长绿苔”一句。问之,曰:“儿酷爱此语。”尔时不觉,今忆之,乃刘商诗,上句是“仙人来往行无迹”也。岂非谶乎?儿真仙去无疑矣。

十一月初二夜,五儿世儋梦见儿在一深松茂柏茅庵中凭几阅书,幅巾淡服,神色怡畅。傍有烹茶人,不许五儿入户,隔窗与语而别。五儿尚幼,故但能忆梦境,不复忆所语也。五儿云:“山名亦恍恍若忆,觉后忘之。”后数日,大儿世佺亦梦见以松实数合相遗。余记陈子昂诗,有“还逢赤松子,天路坐相邀”之句。儿之夙慧异常,当果为仙都邀去耳。或有讥余妄言,效古《长恨歌》之说。呜呼!爱女一死,痛肠难尽,泪眼追思,实实写出,岂效才人作小说欺世邪?

儿生于丙辰年三月初八日卯时,卒于崇祯壬申年十月十一日卯时,年十有七岁,许字昆山张家,婿名立平,长我女一岁,蚤有文誉,卜于是月十六日成婚,先期五日而卒,夫妇不及一相见。余所未经之惨,恐亦世间未有之事,伤哉痛哉!此肝肠寸碎中略记一二,不能尽述也。


金圣叹《彤奁双叶题辞》:吴汾诸叶,叶叶交光。中秀双姝,尤余清丽。惊才凌乎谢雪,逸藻媲于班风……岂期赋楼虽有碧儿,侍案复须玉史。妹初奔月,姊亦凌波。嗟乎伤哉,天邪人也!观遗挂之在璧,疑魂影之犹来。痛猿泪之下三,哀雁字之失二。左思赋娇,不堪更读;中郎绝调,今复谁传……

金圣叹季女金法筵嫁沈重熙。


三女母沈宜修,清才淑德,午梦一堂,首标馨逸。“夙通经史,鼓吹风雅。”“佳偶名门,宜家水部。男女绕膝,无不韵美。处伦理之顺,得性情之正,乐琴瑟之调,鬯在阴之和。”(曹学佺《午梦堂集旧序》)

通经史,尤娴风雅,生三女,长曰纨纨,次曰小纨,次曰小鸾,皆有文藻。(《吴江沈氏诗录》)

雅擅词藻,所生子女十五人,并有夙慧。(陈去病《五石脂》)


叶绍袁、沈宜修幼女叶小繁,生于明天启六年(1626),崇祯十四年(1641)于归苏州王氏。小繁文名不著,唯其幼,十岁则母丧。明亡后所作常存遗恨故国望恢复之志。随夫一度居于杭州皋亭山附近。

小繁诗:“风动帘开日影清,绿绡闲坐午香轻。银床寂寂桐花落,遥送流莺第几声。”时年十四。

又“金阊门内遍穹庐,两地相悲隔雁墟。枫叶随秋思笠水,芦梢惊梦泪湘裾。移来旃幕成辽月,卖尽荆钗剩汉书。零雨潇潇山际响,馆娃宫闭佩声虚。”

“久违膝下梦中迷,极目吴山深处栖。蘐影阶空堂忆北,荑香吟老望频西。翠筝无计消羌篥,红线偏将系毳鼙。飞尽寒鸦江水迥,捧殇不得酒亲提。”


PS. 小鸾非幼女,乃第三女。叶燮亦非幼子,乃第六子,尚有两弟。


叶沈诸子女

长女叶纨纨 字昭齐,生于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1632),卒年二十三

次女叶小纨 字惠绸,生于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1657),卒年四十五

长子叶世佺 字云期,生于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1658),卒年四十五

三女叶小鸾 字琼章,又字瑶期,生于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1632),卒年十七

次子叶世偁 字声期,生于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1635),卒年十八。妻顾纮年十八凶服过门。以叶世侗子舒崇为嗣子。

三子叶世傛 字威期,生于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1640),卒年二十二。妻沈宪英,字蕙思,一字兰芝,沈珫孙女、沈自炳长女,生一女宝珠,四岁殇。后以世侗次子舒徽嗣。

四子叶世侗 字开期(1620~1657),卒年三十七。妻周盈盈(字靓彮),生五子舒崇字元礼、舒徽、舒嵩字明岩、舒崑、舒岳。

五子叶世儋 字遐期,又字书期,生于明天启四年(1624~1643),卒年二十

五女叶小繁 字千璎,又字香期,生于明天启六年(1626~ ? )

六子叶燮(原名世倌),字星期,生于明天启七年(1627~1703)。配王氏。有一子舒昙字觉民。

七子叶世倕 又名孚,字工期,又字弓期,生于明天启九年(1629~1657),卒年二十七。配周氏。有一子舒昂字干南。

八子叶世儴 (1631~1635),生五岁而殇

四女无考,恐亦早殇

诸子女生平据《明末清初吴江叶氏家族的文化生活与文学研究》


附  张倩倩《蝶恋花·寒夜怀君庸》,一作《丙寅寒夜与宛君话君庸作》:“漠漠轻阴笼竹院,细雨无情,泪湿霜华面。试问柔肠何样断?残红翠绿西风片。  万转相思才夜半,又听楼头,叫过伤心雁。不恨天涯人去远,三生缘薄吹箫伴。”

评论

© 昭然如玉 | Powered by LOFTER